王石、汪建、孙冕三个老男人最后的三分之一

  • 时间:

  从仰望一座山,攀登一座山,到成为一座山,供后人仰望,这中间一定是几十年的艰辛和风雨。正所谓“不如意事常八九,可与人言无二三。”

  那次演讲,爬山三兄弟到齐,孙冕、汪建、还邀请了褚时健夫妇、冯仑、苏珊洛克菲勒等各界领袖。在2018年的1月23日,王石在水立方举办了一场名为“回归未来”的演讲。最近,也被扯下了遮羞布。王石在演讲中提到了人对于生命的渴望、渴求,“我们对生命的搏斗、搏杀、奋斗,经历过很多坎坷,我们的目的是什么?”他说,“我们的目的是为一个非常美好的未来。有接近华大人士透露,王石出任华大控股联席董事长,是之前就定下来的事情。一直以来,以关怀他者,为抗战老兵奔走呼号,不辞辛苦的长者身份示人的孙冕。“是为不道,不道早已”,王石一定是懂得这个道理的。因为最近华大危机比较严重,所以前两天官方宣布了这个消息。2010年,一个陌生的电话让孙冕开始为抗战老兵奔走呼号,为老兵赢得尊严,为老兵养老送终,被世人尊为行者孙冕。从万科急流勇退急流勇退,积蓄力量,在人生的后半程做自己想做的事,登山探险,做亚洲赛艇协会主席,担任壹基金执行理事长等。全球从北侧登顶的年龄最大的华人。登珠峰时,创造了两项世界纪录:全球杂志创始人中唯一把自己杂志旗帜举上峰顶的;”孙冕,《新周刊》创始人,1953年生,1977年在广东开始媒体生涯,后成为中国新时代媒体先锋人物,1996年创立《新周刊》并任社长。

  据说王石和汪建登珠峰的时候,有一个小插曲。未经求证,权当一乐。登珠峰之前,大家都在休息,汪建问王石,大哥,能不能让我先登顶,20分钟后你再登。王石毕竟年纪大了,考虑到自己的身体和珠峰的环境,汪建爬山时间本来就比王石慢一个小时,再等20分钟,就是80分钟。王石没吭声,意思就是不同意。等到王石快登顶的时候,头顶传来了汪建的声音“嘿嘿,我比你早到20分钟”。原来汪建为了破王石的纪录,特地提前一个半小时出发,就是为了笨鸟先飞早入林,比王石早到。

  那王石到华大干什么?在之前的一次活动中,汪建就表达过自己的想法,华大基因在日常管理上,商业发展上,社会能力上,还有很多不足的地方。“他闲着没事干,来给我们干活多好。他不干我干,我不干他干,两个和尚抬水喝多好,两个和尚挑两担。一个泉水,一个河水。”王石做经营管理,汪建把精力主要放在技术层面。这样一位有丰富管理经验的商场老将的加入,对于华大的发展将不言而喻。

  这场风波对于老来得子,曾表示“父亲爱儿子像一条长路,儿子爱父亲像一根扁担”的孙冕本人而言,对于一个披着满身赞美和荣耀的老人而言,不啻于8年前登顶珠峰时面对的彻骨的寒冷。

  汪建,爬山三兄弟最年轻的一位,1954年生,插过队,留过学,学了西医,又习中医。当过研究员,做过院长,担任董事长。半生献身科研,半生投身产业。不惑之年,回国创业。在他的带领下,年轻的华大团队2007年完成绘制第一个中国人基因组图谱。汪建经常语出惊人“公司员工不允许有出生缺陷,并要求员工活到100岁。”

  同是“50后”的陈道明曾经有一番上山下山论,我想应该能引起爬山三兄弟的共鸣,同样也警示世人,“上山的人永远不要瞧不起下山的人,因为他们曾经风光过;山上的人不要瞧不起山下的人,因为山下的人不定什么时候就会爬上来。”

  王石接连出山,传闻还有一个原因是新交了女朋友,开销变大了。老男少女的组合,看似光鲜亮丽,背后辛酸却无人知。

  王石、孙冕、汪建三个老男人,因爬山相识,因公益结缘。三个爱爬山的老男人,分别是各自所在领域的一座山,被越来越多的后人仰望,攀爬,并试图超越。爬山三兄弟,均已年逾六旬,按照自然规律,这已经是妥妥的后半程了。

  后来王石出任了远大科技联席董事长,这次又出山任华大控股联席董事长。对于后者,似乎已早见端倪。

  王石,1951年生,万科集团创始人。1988年王石任万科企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兼总经理。同年11月,万科参加了深圳的土地拍卖,从此万科跌跌撞撞地进入房地产界,开启万亿市值的征程。王石本人也开始了成为地产教父的攀登之路。

  华大在今年7月份回应“举报门”的时候就明确表示:永远不做商业房地产。华大官方公告称,王石宣布出任华大控股联席董事长,将发挥其在经营管理、制度建设、商业运作等方面的丰富经验和卓越能力,协助汪建董事长管理华大集团。华大基因执行副总裁朱岩梅则在朋友圈内转发公告截图表示:“一诺千金”,并再次强调“华大永远不会做商业房地产”。

  2018年以来,汪建的日子过得也不怎么样,自己一手创立的华大深陷“癌变门”“举报门”各种门,股价也应声急跌。华大基因,瞬间跌下神坛,千亿市值缩水近三分之二。汪建本人及高管团队做出了增持股票等各种补救,却无济于事。

  80后女作家春树实名举报曾遭孙冕性侵。春树说她当时刚入职不久,一次公司聚餐她喝多了,被孙冕带到了偏僻的地方,虽然她几次提出打车回去,但怕得罪对方,所以不敢太急切,她表达了不想,但没有强硬拒绝,后来孙冕性侵了她,她安慰自己说是一夜情,但这不是她自愿的,她事后更是难以释怀。

  “未来怎么回归?我想回到生命的本源,就个体而言,认识自我,发现自己,自我成就,就社会而言,尊重每一个个体生命的力量,承担自己的社会责任;就人类而言,尊重自然的力量,人与自然和谐共处。”王石这样说道。

  孙冕和王石的交情可能要更早一些。在遇到王石之前,孙冕从没想过登山这回事。那次恰好孙冕和王石住在同一个帐篷。那是2003年“激情攀越哈巴雪山”活动,作为主办方《新周刊》杂志的社长,孙冕不过是去“凑个热闹”。没想到此后便一发不可收拾。孙冕爱上了户外运动,爱上了冒险。“每座山都是一个期盼,我会想去看它,好像看望一个人一样。”

  汪建没办法了,向大哥求助。王石大哥岂能顾兄弟安危于不顾,于是年逾六旬的王石再度出山,宣布任华大控股联席董事长。

  汪建似乎还不懂得这个道理,要求员工活到100岁的汪建还想和命运搏一搏,不然华大也不会走到如此境地。

  所谓“物壮则老,是为不道,不道早已”,意思是说事物发展壮大到一定程度之后就会衰落,这个时候与其与自然相抗衡,勉励为之,还不如知止不殆,急流勇退,以积蓄新的力量。

  是功成身退也好,是厌倦纷争也罢,王石离开了自己执掌33年的万科。此后何去何从呢?王石曾表示,“自己也没想好”。

  2010年5月22日,这是王石和汪建登上珠峰的时间。三个“50后”老男人先后创造了中国最大年龄登顶珠峰的纪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