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冕抵昆探望“陈爷爷”:有我在 你别怕

  • 时间:

  这个精通电讯的特种军人,购买这些东西占了他收入的大部分,但陈世麟笑着说:“钱留着有什么用。”

  有痴呆症状的,就送到设施齐全的老人院;遇到子女不孝顺的,就派个保姆去照顾;让孙冕吃惊的是,陈世麟竟然拿出一份泛黄而破旧的纸,上面写着:“兹证明陈世麟于一九四九年在我领导的国民党第八军随军调查组工作时,在云南和平解放中按照我的命令,放下武器没有抵抗,应按投诚人员安置为感。“刚飞抵昆明。

  和晓艳夫妇赶忙又折回养老院,对于像武斯奇这样的关爱抗战老兵的一线志愿者,孙冕无疑是他们最有力的精神支柱,因为他们每面对一个老兵的实际困难,都会在孙冕这里得到妥善解决。

  人称“江湖老爷子”的孙冕 ,依旧保持一贯出现在大众面前的标志形象,身材清瘦、满头银发、一副黑框眼镜、一套黑色休闲服。见到陈世麟后,自然是既高兴又感伤,大声对陈世麟说:“从现在开始我要为您养老送终,有我在,你什么都不要怕。”

  而说话随和的孙冕大声对陈世麟说:“你就是我失散多年的爷爷,从现在起我要为您养老送终,有我在,你什么都不要怕。”

  孙冕看到后既震惊又遗憾:“都有这么重要的亲笔证明了,怎么政府会没有给他起义投诚人员的待遇呢?”陈世麟的解释让在场的人哭笑不得,原来当时的陈世麟拿着亲笔信赶到云南省公安局,没想到却被负责的处长骂了一通。

  陈爷爷,我来看您了!”陈世麟笑呵呵地说。13万已经可以解决1/3老兵的困难,不是说要每个人都来捐,但如果大家面对一个生活困难的老人而无动于衷时,这个社会是没有希望的,更何况这些老人还曾经为国流血……”记者看到,信息里统计幸存老兵179人,孤寡1人,特困14人,困难60人。看到陈世麟公寓的宿舍还比较简陋,孙冕又说要给陈老添置冰箱,好储存吃的东西,陈世麟赶忙推辞。”昨日下午4:19分,新周刊社长孙冕在新浪发布了这条微博,最近一直在为陈世麟入住养老院鞍前马后忙活的志愿者武斯奇夫妇心中无比高兴,马不停蹄赶往养老院带路。对于生病的,就及时送进医院治疗……“那个处长姓孙,我现在都记得清楚,他就是骂我没有通过门卫报告就径直闯他的办公室,我一辈子没求过人,就再也没去找过了。”落款为“前国民党保密局云南省站长 现全国政协委员 沈醉 1983年5月3日”。孙冕还要求志愿者要针对老兵的不同境遇,采取不同的援助措施。孙冕说云南让他有很多感动的地方,特别是保山歌手段林希,“一个90后的小女生,硬要给老兵捐13万元,这笔钱我实在不忍心接。谈话中,一向沉默的陈世麟,还说起了一些不为人知的往事。这一趟可彻底“气坏”了和晓艳,原来陈世麟要搬一辆电动车和一双旱冰鞋,这两样东西对于93岁的老人来说,似乎完全不搭调,但是陈世麟坚持称他一直骑车、滑旱冰。赶到翠湖宾馆放行李的孙冕,还特别给陈世麟带去了宾馆特制的蛋糕。孤寡、特困每年每人补助6000元,困难每人每年补助3800元。这对于喜欢吃的陈世麟来说,无疑是最好的见面礼。

  对于电动车和旱冰鞋,陈世麟最后妥协了。谁知道他又从杂物堆里翻出一台打印机,说看到最后志愿者和记者给他照了很多照片,他要将这些照片打印出来。除了让大家错愕的打印机,陈世麟竟然还有小型投影仪。

  陈老的铮铮铁骨,让远道而来的孙冕感慨万分。他翻开手机给记者看,里面有条信息是云南志愿者发给他的云南老兵信息资料,这些老兵都已经在他的关注范围内。

  武斯奇与妻子和晓艳刚赶往老年公寓,陈老的邻居们就围了上来。原来陈老晚上“挑灯夜战”看电视,声音太大吵到了大家。而陈老也是一肚子委屈,他告诉和晓艳,一下离开居住了三十几年的地方,他怎么也睡不着觉,就坐着看起了《西游记》。老年人看电视,声音自然是能开多大开多大。

  孤独而倔强的陈世麟也受不得邻居的善意提醒,嚷着说要回到自己的公厕“蜗居”。虽然陈老吵到大家,但邻居都表示知道他的不习惯,也知道他是抗战老兵,“不仅没生他的气,还给他打了两份饭”。

  昨日,是陈世麟入住老年公寓后的第一天。给陈世麟和刘华每人订了一份牛奶,志愿者武斯奇、和晓艳夫妇刚回到家,就接到了孙冕的电话。孙冕说其刚到昆明,准备去看看陈世麟。而资助陈世麟入住养老院的,也正是孙冕。

  和晓艳坚持不让陈世麟带走这两样“危险”物品,两人争执不下。直至昨日傍晚见到记者,陈世麟还有些委屈:“这里地方宽,我拿来骑在院子里玩,不骑上街。”

  对于常年独居,陈世麟自由散漫惯了。果不其然,一大早武斯奇就接到老年公寓电话,说陈世麟嚷着不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