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5岁抗战老兵走了他曾用青春点亮我们的生活

  • 时间:

  老人的抗战老兵身份是王纯她们发现的。2011年8月初,老人的一位外地侄子给关爱抗战老兵志愿者提供了线索,于是志愿者们登门拜访了刘俊贤爷爷。那时他90岁。90岁的老人,回忆起抗战往事,侃侃而谈,好多常人闻所未闻的长官姓名,他记忆犹新。

  1942年,第一次远征失利回国,驻大理整训。新28、29师合并,划入11集团军(宋希濂)第71军(钟彬),参与滇西反攻前的怒江沿线月,刘俊贤随师部直属部队渡怒江,参与滇西反攻松山战役的第一阶段。

  大家一起追忆老人平凡而伟大的一生,并集体唱起他生前十分喜欢的《大刀进行曲》,感恩他一生中为国家为民族做出的贡献。哀乐低回,人们手持菊花来到灵前,为老人鞠躬告别,深深致敬,送老兵远行。大家一起为刘爷爷通宵守灵。5月27日清晨,送爷爷上山,直到他入土为安。

  刘智林说,父亲去世时表情平静,生前唯一念叨的是,因为自己历史原因,导致对四个子女照顾不够,心里一直有亏欠,所以一直鼓励他们自力更生。

  2014年年初,老人不慎摔伤右腿,需要做髋关节置换术。老人家贫,志愿者得到长期为抗战老兵奔走的《新周刊》创始人孙冕的资助,用重庆籍影星陈坤的捐款为老人完成了手术。术后两天他就下地走路,创造了奇迹。“出院前他对我们说,一定要到家里来吃饭喝酒!”

  那几年,老人的前列腺炎严重,王纯常给他买药去。刘爷爷用过后感觉很好。“我说再买,他却推辞说不要,那药太贵,就吃一般的吧。”

  记忆里,刘爷爷总是彬彬有礼,笑脸盈盈。每次听说志愿者要去,他都会早早地准备好瓜果、茶,和老伴一起静坐在家里等我们。“我们大声地和他说话,他总是笑眯眯地听着,然后不停地叫我们吃东西。

  刘俊贤回忆称,他此时看见的,都是三个一群、五个一堆的日军尸体,没有一个活的。而我军也伤亡惨重,战后清点发现,机枪连一百多人,活着的只有二三十人,全营剩下不到200人,整个团也只剩几百人,团长也牺牲了。

  “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5月26日晚,璧山区璧泉街道双狮社区一农家小院里,正在举行一场特殊的追悼会。灵堂前,没有响起惯常的哀乐,而是一首慷慨激昂的《大刀进行曲》,因为人们祭奠的是一位远去的抗战老兵。

  王纯回忆,老人豁达大度,从不怨天尤人。记忆里,从没有听到过他任何抱怨,从没有抱怨过历史对他的不公,没有抱怨过现实的贫困,更没有抱怨过子女有什么不周到。

  5月26日晚,10余名关爱抗战老兵重庆志愿者来到他灵堂前,为老人举办了一个简短庄重肃穆的追悼会。两副挽联挂在灵堂里面和外面,告诉每位亲朋,这是一位抗战老兵的葬礼:“抗日征滇缅千古传扬 为国战松山万世流芳”、“远征滇缅英雄无悔 勤勉乡间草根荣光”。

  刘俊贤清楚地记得,身边不时有人倒地。渐渐地,对面阵地的枪声停歇了,他这才知道已经攻到了敌军阵地。

  “松山战役是打得最激烈的一次,也是最过瘾的一次。”刘俊贤说,自己能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真的很幸运。

  5月21日那天志愿者们离开医院,刘爷爷一直挥手,“就像每次我们从他那个农家小院离开时,他总要向我们挥手送别,眼含不舍和留恋。”

  于是,5月初,老人回到了璧山,结果5月中旬,老人在家人陪伴下前往观音塘湿地公园散步时,不幸严重摔伤,导致左股骨骨折,住院一周,导致病情加重。5月24日上午7时30分,老人因为器官衰竭在璧山区人民医院去世。

  1941年底,第66军(军长张轸)成立,编入新28师(刘伯龙)、29师(马维骥)和38师(孙立人)。66军编入中国远征军(第一路)序列后,由滇缅公路入缅,在曼德勒、腊戍、西保、新维等地作战。

  今年2月初,父亲突然生病,住在当地社区医院一周,无好转。子女们知道后,经过和关爱抗战老兵的重庆志愿者商量,决定将老人接到主城区三甲医院治疗,方才查出老人患有肺癌晚期。

  经过一个多月的住院治疗,老人病情得到缓解。为此,刘智林将父母接到自己位于大渡口的家中耍了一个月,但老人不习惯,希望回老家。

  璧泉街道新胜社区书记王长荣介绍,得知老人去世后,老人的亲朋好友、20多位关爱抗战老兵重庆志愿者、新胜社区和双狮社区的社区干部,以及附近的乡亲们100多人,一起参加了追悼会。

  松山战役拉开大幕后,刘俊贤所在的84团在炮10团、82团、83团的配合下,向日军发起猛烈攻击。战士们踏着工兵开辟的血路冲进去,进攻松山的外围阵地“老东坡”。

  市民王纯是关爱抗战老兵重庆志愿者团队的负责人,她回忆,接到老人去世的电话,那一刻她几乎蒙了,一整天都特别难过。

  2012年夏天,低保被取消,老人情绪很受影响。从第一次入缅到滇西反攻,从掩护林蔚参谋团撤退到一战松山、三战龙陵,被长官们分拆补漏、付出惨重伤亡的新28师,最终被杜聿明在昆明强制缴械、改编和遣返。志愿者们去街道找干部,希望能充分考虑老人家庭的实际情况,考虑老人为国家民族做出的贡献,给他补上低保。老人服务的新28师,是一支长期被扭曲和误解的“炮灰团”。老人有四个子女,小儿子刘智林介绍,自己的三个哥哥姐姐都住在璧山城区,但年满95岁的父亲却一直和母亲独自居住在璧山双狮社区的老家,不愿给子女们增加负担。这支日军和国军都看不起的非嫡系主力,他们的远征,浸透鲜血、辛酸和委屈。老人为此特别感谢志愿者们。当年冬天,村里就重新给他评了低保,璧山县还主动为老人送去3000元慰问金。子女们每周都会前去探望,给两位老人送菜。

  王纯说:“这位平凡而伟大的老人走了。一生坎坷和荣光都留在土地里,也留在我们这些挚爱他的晚辈的记忆中。陪伴刘爷爷的这五年,我更加理解这份公益的价值,这份感恩带给我和伙伴们的力量。不是我们在付出,是老兵们用他们当年燃烧的青春在点亮我们如今的生活,让我们不至遗忘民族的苦难和抗争;是老兵们用坚强豁达的人生态度在引领我们,让我们不至迷失在物欲和自我的追逐中。从感恩出发,从谦卑做起,我会永远谨记。”

  5月24日7时30分,95岁的璧山籍抗战老兵刘俊贤在璧山因病去世,当年他曾两度参加中国远征军,在抗日战争时期著名的松山战役中任机枪连排长。

  2015年上半年,刘爷爷家里人告诉志愿者们,璧山区按照复员军人待遇给老人以优抚,每月有1500多元民政补贴。志愿者得知后,非常高兴,但理智又让他们决定,因为超过贫困线,只得暂停老人在关爱抗战老兵公益基金的每月500元助养。

  那年初冬,孙冕来重庆为老兵送冬衣,我们一起去看望老人家。在那个农家小院里,他问孙冕,你有八十多了吧?孙冕笑得前仰后合,说我才六十多点。刘爷爷一脸纳闷,那你怎么头发比我白得还多啊!说完两位都开怀大笑,举杯畅饮!

  刘俊贤后调入师部参谋处,任少尉人事附员。年底因部队伤亡惨重,与荣誉2师合并,转入第5集团军(杜聿明)军官总队4中队,任中尉书记官。

  老人听力不好,志愿者们访问时把问题写在白板上,他一看到问题,立即就能回答,没有丝毫的迟滞,说到激动处,还倏地站起来。那是至今王纯印象中最生动精彩的一次访谈,也就从那天起,大家都喜欢上这位睿智的老人。从此每年的端午、中秋、春节和老人的生日,志愿者们必会慰问老人。

  而目前,璧山已知的在世抗战老兵还有18位,均已超过90高龄,随着岁月的流逝,他们也将逐渐远去。

  志愿者们将这一决定告诉老人和家人,没想到刘爷爷没有一点点的遗憾或失望。他说,应该的。你们的捐款都很不容易,应该用到那些更贫困的完全没有收入的老人身上!

  刘俊贤是机枪连三排排长,在战场上,除了烟雾和飞扬的泥土,他什么都看不到,只知道不停地把子弹射向敌人阵地。

  虽然一个多月前就得知老人被查出肺癌晚期,时日无多;上周老人又不慎摔伤左腿,但摔伤三天后的5月21日,志愿者们才去医院看过他老人家,他说了很多胡话,意识不很清楚,但他说起志愿者,他就竖起大拇指:“你们是志愿者里的佼佼者!”

  王纯说,这几年,刘俊贤爷爷是关爱抗战老兵重庆志愿者们最亲近最牵挂的老兵。他记忆好得惊人,讲述远征军血泪历史清晰无比,因此常常邀请他出席一些活动。2011年底的《国家记忆》重庆展,2015年5月的《重走川军出川抗战路》,他老人家都神采奕奕,容光焕发。

  5月24日7时30分,95岁的璧山籍抗战老兵刘俊贤在璧山因病去世,当年他曾两度参加中国远征军,在抗日战争时期著名的松山战役中任机枪连排长。